N.A.

与人不熟,不交友
不习惯回关,不每个回评
长期不在线上

【冰九】南柯

【冰九依旧七夕24h──01:00】

 @冰九搞事小分队队长 


诸多假设前提,外加意识流,慎入


   今日的夜,是沈清秋所感受到最寂静的一夜,然而实际上并非是如此,他将手中的剑刺入了某个男人的胸膛后拔出,鲜血顺着剑尖滴滴答答落在了地面,在滴出的小血泊中,顺流而滴下的血是那么吵杂,他却仍然感受到的是安静。

  那种鼓噪于胸口,心扑通扑通跳动得厉害的情形,终于消失了。

  “沈、沈清秋——”

  “闭嘴!”

  酿在心头的烦躁终是让他对眼前的男人狠狠地补上一剑,划过于颈,破了咽喉,使对方再也无法发出任何可能呼唤他的声音,只能不停地咳与呕,最后淌成一大片的血泊为止,才结束了残存的呼吸。

  沈清秋咽下了一口涎水,润了润干涩已久的咽喉,缓了缓沙哑许久的声音,然后他被人从身后拥抱,毫不在意他一身的肮脏与血污。

  “沈仙师!您还活着!”

  他转过头,听到声音是从另一个人口中发出,而抱住他的则是一直以来疼爱着的女弟子宁婴婴,娇俏的小脸挂了两行泪痕,好看的眉紧拧,一张脸哭得染了红,眼眶更是红得像是抹了口脂般艳红。这副模样的宁婴婴让沈清秋怔愣,他总记得这弟子应当不是还梳着未出嫁的发式,更不是像现在这般连点胭脂水粉都没有抹,白白净净只有着清静峰上惯用的皂角香。

  “师尊——”

  呼唤他的声音再起,这回沈清秋瞅见的是朝他跑过来的一名男弟子,个头长得不矮,样貌虽称不上多么惊人,但好歹也是在清静峰上受经年累月熏陶的俊俏弟子。

  “明帆。”

  “是,师尊。”

  那弟子乖巧地从腰间掏了一截竹筒,揭了封口的布,将里头的水倒在了干布上,然后就这么没有拧干地递给他。这并非是无礼,而是他身上实在太过肮脏,沈清秋接过湿润的布就往自己的脸上擦去,他不仅仅是擦去血污,擦去的更是还挂有的虚假笑容。

  因为他所斩杀之人,是他峰上的造孽弟子。

  洛冰河。

  人人都知洛冰河是他苍穹山派清静峰上的弟子,人人也都知洛冰河成了一介魔头,而且还是坐上魔尊之位。修真界本是忌惮于魔尊的存在,原是嚷着召集着人手,准备要攻打魔界。

  怎知,谁能料到这一魔尊竟是率先开了口说,他要苍穹山派清静峰峰主,沈清秋。

  修真界再怎么同心协力,那不过也得有个共同敌人,如今这个敌人直接点名道姓只要苍穹山派把人交出来,愿从此与人界和平相处。这话听起来如此可笑却偏有不少没没无闻的小户仙派信了,争着吵着闹着,最后还真让其他几大家名门仙派,派了人到苍穹山派来。

  美其名是商议,实际上是强迫,否则就要连手攻下苍穹山派,就只为了顺应魔尊的心意。

  然而更让人难以料到的是,洛冰河居然就在众人“商议”之时,大咧咧地从正门走来,就这么直接把他带走。

  沈清秋诅咒过千百回,苍穹山派的禁咒根本是个破烂东西,凡是入了苍穹山派的弟子,滴了血于护山大法,就能一辈子不受阻拦地进出。寻常离了派的人,不会厚脸皮回来,真有堕入他道者,也大多畏惧于苍穹山派的名声躲得老远,哪敢再次踏入苍穹山派,更别说是大摇大摆地前来掳人。

  然而他更想诅咒的是苍穹山派,就这么让他被掳走,真想来把他带出去的,也只有他一直恨得牙痒痒的岳清源。沈清秋自是知道他在苍穹山派与任何人都处不来,他也没打算和谁处得来。和谁都不想。

  “师尊……”

  明帆朝他吶吶地再喊了一声,这一次沈清秋没打算再继续和颜悦色,他拨开了紧抱他的女弟子,跨过地上被他杀害的尸体,持着染血的修雅剑,走向了与他完全不相衬的座椅坐下。

  “你喊我什么?”

  “……弟子知错,掌门大人。”

  掌门,这称呼多么好听。

  他沈清秋岂是能甘于窝在伏小做次的位置。当乞儿时要当赚最多、气势最大的,入了门派自然最好是要当首席弟子。沈清秋从未和岳清源开过半点玩笑,他要的东西就是要,若是真做不了掌门,那也要让身为掌门的岳清源听命于他。

  如今,他能成为掌门,不就是大家所愿、所承诺之事吗?

  杀了魔尊洛冰河,便予以他掌门之位。

 

  回到清静峰上已一月有余,沈清秋捧起瓷盏,啜饮盏中的雪山香茗,惬意又自在。

  这样的生活不过是他过去的习惯——本应当是如此,他却仍在这之中感到些许怪异。

  明明掌门之位已是他的,人生中的污点洛冰河也除,可他就是静不下心来,那种时不时从胸口传来的鼓噪过于强烈、喧哗、叫嚣,仿若催促着他什么般。

  沈清秋支起下颔,突然思索起一个月前甚至更久以前的种种记忆。他记得被洛冰河掳走后,对方像是发了疯似的要他露出笑容,他怎么可能对自己感到最恶心的人微笑,更何况他早已不知道如何“笑”。沈清秋所有显露于脸上表情,都是为了应付来来往往所面对的人,然而只有洛冰河,他是无法面对,因为洛冰河就像是一面镜子,忠诚地反映出他这个人最渴望的一切。

  他有多么希望洛冰河死,洛冰河就偏活得比他想象得快活。

  可后来沈清秋发现到了,洛冰河所做的种种,不过是为了吸引他的目光,哪怕是回眸一眼也足矣。

  明明是个魔尊,却是只有这点愿望,荒谬得可笑。

  但这种荒谬,如今沈清秋一回想起来,却是让他睁大眼眸,本来就扑通扑通跳动的心,跳动得更加剧烈。因为他这才发现到,他对洛冰河所忆起的种种如排山倒海般涌出,没有半点漏下。洛冰河对他到底是什么样的感情,沈清秋不是不知道,而是知道了,但是不能理解。

  他对于自己视若仇雠的洛冰河,怎可能会有恨以外的其他想法?他表现得是如此明白,种人都看得出来,偏就只有长大后的洛冰河看不出来?恍若回到了刚入苍穹山派,进了他清静峰门下那般,不停地想要讨他开心,就只为了得他一句话、一个注视,好似得了这么点微不足道的东西就是活下去的动力。

  沈清秋揉了揉眉,拼命地告诉自己,洛冰河死了,死了,为了他想要的掌门之位,甘愿赴死。

  简直不可思议到难以想象,可沾上他手的鲜血,至今仍能感受到那股温热,就连洛冰河被割破咽喉,死撑着魔族的生命力拚了命地咳嗽,也就为了要再对他说什么的模样,到现在仍然历历在目难以忘记。

  为何是我?为何、为何非得是我?

  沈清秋得不到答案,却不断地寻求答案,他拨弄着自己的回忆,想找出能够回答他的那根弦。只要他能够找到洛冰河对他的一句否定,他便能将对方所做的一切全盘推翻、否决。但他不论如何拨弄那根弦,就是听不到任何的声音,彷佛是默认了所有种种荒唐,将荒唐化为真实。

  他也好,洛冰河也罢,不过都是天命摆布下的一枚棋子。

  沈清秋忆起了,这是他在被洛冰河掳走三月有余后所想通的事,也正是终于有修真界的人来与他接触,予以他杀死魔尊,便得苍穹山派掌门之位的承诺。

  如此甘甜、致命的诱惑,他怎能不上钩?

  又有什么理由不让他上钩?

  只要他想,就没有什么做不到的事。

  只不过,他倒是从未想过,洛冰河对于他的种种,都出自于执念。那是无关于情爱、更胜于情爱的感情,所以一当他伸手去接触便被对方迅速包围、吞噬。而这一契机,不过是他亲手递给对方的一酒盏。

  精致雕刻的盏中,盛承着琼浆玉露,装满了鸩毒祸心,沈清秋清楚着,洛冰河一定知道他为何如此,却没想到的是,对方是如此轻易地接受。

  衣帛被撕裂的声音与他的惊呼是交错融合着,沈清秋被洛冰河摁压于榻上,发上的簪与身上的衣都成了不存在的东西,他在男人的身下承欢、蹙眉低吟,在哭喊之中也道出对方的名,呼唤得真实,好似念了千百万遍般熟稔。可他自己知道,“洛冰河”三个字,他几乎没在清静峰上喊过。洛冰河之于他,不过就是众多弟子中的其中一个,却也恰好是他最厌恶的一个,所以他还真念过了千百万遍。

  于心中,于无人所在之时,他没有一刻是不低喃着,就像是诅咒般,诅咒着自己的命运,诅咒着洛冰河这个人。

  所以他杀了洛冰河,如同杀了过去的自己般,断绝过往种种,不再受人指指点点。

  沈清秋伸手至桌上的小碟子,随手拈了块糕送入嘴,舌尖尝到的是淡淡的甜味,咽入咽喉是浓郁的,正如他即将拥有的未来般,不再有任何的苦涩。这股滋味他熟悉得很,三两下便入口了好块,不一会儿就把碟上的糕点吃得精光。饱食之后的他感到困倦,用手中的扇子缓缓搧动,为自己添点凉意,并在入梦之前,再次回味方才的熟悉滋味。

  然而,正是因为太过于熟悉,所以他才没有任何察觉,那滋味是他居于魔界地宫才会尝到的手艺。

  扇子在落于地上的瞬间,发出了毫不相符的清脆铃声。

  以及伴随而来的是,洛冰河的轻笑声。

 

  “今夜的你会梦见什么?我的好师尊。”


谢谢艾特……(打开wps)

冰九搞事小分队队长:

冰九依旧七夕24h

『文案』

-凡尘未醒,无情有情;凡尘既醒,有情无情。
至情造世,万物有情;仙家眷属,凡子何殊。
身是形役,心为魔障;苦乐兴败,仙家无二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【成员表】

画组
鹿荆溪 @鹿荆溪
viral  @viral桑-阿周那绝赞沉船自闭中
无埃 @无埃&
一十九 @一十九
盼心  @盼心,尝试还债中
壹木又寸 @壹木又寸
九书洛阳 @九书洛阳
不孝我 @不孝我
空口说白头 @空口说白头
容迟  @容迟
索菲亚  @索菲亚

文组
N.A. @N.A.
-NEJAR—  @-NEJAR-
草色 @草色🌾
芋艿【江湖骗子】 @芋艿【江湖骗子】
祈晓  @祈晓
楠絮  @楠絮.
泠习Roile @泠习Roile
碎碎雪 @碎碎雪
南国之南 @南国之南-不许催更
雾中生竹🍀 @雾中生竹🍀
理想一定洛必达  @理想一定洛必达
蓝田沧海玉生烟  @蓝田沧海玉生烟
我就是帅破苍穹 @我就是帅破苍穹
爱吃苞米的绿意意 @爱吃苞米的绿意意

彩蛋
crush☀ @Crush 💥
Afeng @Afeng
海仑 @海仑
青暮 @青暮
澜何_GH @澜何_GH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策划:理想一定洛必达 碎碎雪 -NEJAR-
美工:凉白不是凉白开 @凉白不是凉白开.
文案:理想一定洛必达
题字:易山 @易山今天练字了吗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【尽请关注8.7冰九依旧七夕24h产粮活动】

意外,发现快1000fo。

【冰九】鸩杀(九)

ABO,可能短篇或长篇

天乾=Alpha

地坤=Omega

和仪=Beta

雨露=发情

9